那是一個氣候宜人的冬日下午,臺北難得涼爽且沒有下雨。眼前這位浪漫的受訪者邀我到迪化街揚曦藝文空間咖啡廳外頭的庭院進行訪談,就像與熟識的朋友在微風中聊著生活日常般輕鬆自在。

「我們今天可以不用只聊音樂啊!」郭虔哲開門見山地表示,雖然身為一名大提琴家,他也十分熱愛音樂,但大可不必再老生常談來讚頌音符所帶來的美好,除了音樂,他還有更多值得分享的個人故事。移居美國多年,他自小便開始學習大提琴,曾於茱莉亞音樂學院、耶魯大學音樂學院就讀,爾後在年紀輕輕的26歲創辦了一所音樂學校,成為一名身負教育廣大音樂學子責任的校長,也是間樂器租賃公司的老闆。這次郭虔哲帶著睽違十多年的大提琴演奏專輯《Evening Star》回到臺灣,並趁機進行了幾場演奏會、教課,抽空到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進行義演,也與好友相聚,痛快地打了幾場高爾夫球,並且馬不停蹄地錄製了自己的下一張專輯。「這次回來真的把自己的最愛都放在一起,每天都忙到想要再更累,已經上癮了。每一分每一秒接觸的人、講的故事、分享的經驗及音樂,都有達到最高的效率─帶給人們歡樂。」他心滿意足地說道。

這些他口中的最愛,追根究柢,其實也都跟音樂脫不了關係,並造就他今日的多元成就。「學音樂其實就是在訓練一個人最大的潛力,我覺得這是人生最激烈的訓練,要非常有毅力。也因此,學音樂的小孩最後其實不一定要走音樂的路,在吸收過世界上最好的維他命後,可以去做任何事。」他以自己為例,「像我喜歡打高爾夫球,那其實跟大提琴是一樣的,需要高度的專注力,打出去一顆球就跟拉出去的一個音一樣,是收不回來的,所以在面對不同球場或不同曲目得做的準備,一切都非常相似。」

有趣的是,在郭虔哲的談吐之間,以及跨足商場的背景來看,實在不像一位傳統的音樂家,而他的確也不滿足於只當一位音樂家。「藝術要讓人欣賞,必須以商業的角度告知眾人你的存在。」他甚至提出一個直率得令人讚賞的論點,「很多人賺錢就是為了錢,而我賺錢是為了讓自己得到發揮音樂的自由。」他靠著經營音樂學校及樂器租售的事業賺取收入,但也沒忘了自己的初衷,「如今,我不但沒有放棄拉大提琴,而且還比之前專攻職業大提琴家時拉得還要好。因為當你不需要靠這項技能討生活時,就不用擔心生活開銷。我用14年的經營,換取如今自由,也真的體會人生當中的美。那些讓你會掉眼淚、真的很快樂的收穫,才真的是無價之寶。」



他也因為如此,得以在一場拍賣會上,標下一把自己夢寐以求,由傳奇製琴大師Matteo Goffriller在1700年打造,卻要價美金兩百萬元的大提琴Matteo Goffriller 1727。他進一步解釋,「那把琴的可貴在於它經過幾百年的拉奏、震動,到各國演奏,適應各種環境,並且不斷修補及被保護。用它演奏時,我會不知不覺地被它所左右、引導,因為它已經吟唱了幾百年,有自己的聲音、靈魂與感覺。」而今,他到哪都帶著它,並珍惜他倆之間的緣分,將它視為終身伴侶,「藝術就是靠其歷史及故事,以及能夠在你身上產生其他人看不到的、具體的影響,這很抽象,也很浪漫,領你到充滿想像力的空間。」

「我從小就很叛逆,當有人對我說不行,在我眼裡就好像是綠燈亮起般。所以聽到人說:『當藝術家、拉大提琴會餓死。』時,我就愈想證明:拉大提琴不會!」他甚至不避諱讓外界將他與爭議性極大的美國新任總統川普聯想在一塊兒。「1996年我在茱莉亞音樂學院上課時,窗外正在蓋川普大樓,我說:『我有一天要去住那!』旁人還嘲諷地對我說,『你要當音樂家一定買不起。』但這個夢想我在30歲之前就達到了。後來還被選為大樓管理協會主席,幾年間學到很多做生意、應對這個世界的道理。其實我可說是被川普教出來的─該如何保護自己、得到自己要的。他總是抱持著:『世界上沒有任何事情是他辦不到的。』那雖然有些誇大,但如果沒那個夢,他就永遠不會跨出那第一步。」

於是,即便過去已經完成了許多目標,郭虔哲也不安於現狀,在新的一年,期許接下來自己能有更多作為,對他的故鄉臺灣有更多貢獻─將他最了解也最在行的音樂教育思維帶回來,甚至要將《Evening Star》專輯的所有版稅全數捐給中國醫藥大學兒童醫院,換取孩子們受音樂感染的幸福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