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索慾望本體,前所未見的 Gucci Aria

全新呈現的 Gucci Aria 廣告,由 Alessandro Michele 設想爲對慾望本體的探索。

畫面在隱密且誘人的氛圍中展開,地點的選擇則意指在創始人 Guccio Gucci 年輕時當過電梯侍衛的百年倫敦酒店 — Savoy Hotel,嶄新的 Gucci Aria 廣告由 Mert Alas 和 Marcus Piggott 所拍攝、Alessandro Michele 擔任創意總監及 Christopher Simmonds 擔任藝術總監,並邀請到 Måneskin 樂隊和 Kristen McMenamy 共同演繹。整體流露出對慾望神秘、未知的想像。

Gucci Aria 形象廣告—慾望本體論

古希臘哲學家柏拉圖的《 會飲篇 Symposium 》分享過一段神話故事:人類最初是雌雄同體的生物,且人體構造相較於今複雜許多。雌雄同體的生物擁有強大的力量,威脅到奧利匹斯山上眾神的權威。憤怒的眾神之首宙斯將它們分裂成兩半,以削弱其心智與力量。自此,人類終其一生不顧一切地尋找迷失的另一半。

愛之奧祕,是一種古老而又原始的力量,彌合分離催生慾望。雌雄同體的神話故事隱喻本我與他者之間的本相關係與渴望追尋。愛仿若磁鐵,勾連內在自我與外部世界,找尋他者彌補本身缺憾。裹藏生命本真魔力,愛如熾熱岩漿,剝離身份、性別、取向、偏好、習慣與審美之藩籬與禁錮,構建全然新生。

慾望通過身體流動。開啟身體內在所儲存的「情慾力量」(A.Lorde),意味著快樂和能量的蛻變。與長久以來形而上學對於靈魂與身體的對立認知相反;身體並非存在於主觀意志的對立面,亦非靈魂偶然棲居之所。靈魂存在於身體與方寸肌膚之間,而存在本身便是對身體的完美展現,這便是 Sexistence(J.L.Nancy)理論。身體有形無形間為靈魂自我表達提供了觸之可及的存在媒介,而靈魂早已將愛奉入廟堂。

衣裝完美貼合於身體肌膚之上,亦是皮膚的延伸。衣裝是我們生活的皮膚:一種純粹的、物質的、帶有感知的外殼,它定義我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它是人為規範的身份,亦是一層使我們拘泥凡塵的外層虛殼。穿上衣裝意味著豐富感知潛能,美化展示本質。憑藉如大地一般深沉厚重的欲望,衣裝將愛之神廟變成親密閨閣。伴隨著窸窸窣窣的衣裝摩擦聲,通向神秘舞臺的大門徐徐打開。

本我之慾,是為根本,哲理本身即為慾望。回溯詞源學,哲學由兩個希臘語詞根(φιλεῖν «phileîn» 在希臘語中意為「愛」以及σοφια
«sophía»在希臘語中意為「智慧」)組成,意為對於智慧的熱愛。Freud、Nancy Chodorow 與 Judith Butler 在各自的著作中描繪欲望宇宙,更讓自身成為關注對象。語言承載多情表達,智慧化身愛慾感知世間本相,而哲學則變成永不滿足的伴侶。就算是語言,也不過是我們自行選擇的一種衣裝。最終,肉身與靈魂間深刻交織,讓我們與所處世界息息相關、緊密關聯。